古诗文学习网

《陈书·本纪·卷三》

  世祖

  世祖文皇帝,讳蒨,字子华,始兴昭烈王长子也。少沈敏有识量,美容仪,留 意经史,举动方雅,造次必遵礼法。高祖甚爱之,常称“此儿吾宗之英秀也”。梁 太清初,梦两日斗,一大一小,大者光灭坠地,色正黄,其大如斗,世祖因三分取 一而怀之。侯景之乱,乡人多依山湖寇抄,世祖独保家无所犯。时乱日甚,乃避地 临安。及高祖举义兵,侯景遣使收世祖及衡阳献王,世祖乃密袖小刀,冀因入见而 害景。至便属吏,故其事不行。高祖大军围石头,景欲加害者数矣。会景败,世祖 乃得出赴高祖营。起家为吴兴太守。时宣城劫帅纪机、郝仲等各聚众千馀人,侵暴 郡境,世祖讨平之。承圣二年,授信武将军,监南徐州。三年,高祖北征广陵,使 世祖为前军,每战克捷。高祖之将讨王僧辩也,先召世祖与谋。时僧辩女婿杜龛据 吴兴,兵众甚盛,高祖密令世祖还长城,立栅以备龛。世祖收兵才数百人,战备又 少,龛遣其将杜泰领精兵五千,乘虚奄至。将士相视失色,而世祖言笑自若,部分 益明,于是众心乃定。泰知栅内人少,日夜苦攻。世祖激厉将士,身当矢石,相持 数旬,泰乃退走。及高祖遣周文育率兵讨龛,世祖与并军往吴兴。时龛兵尚众,断 据冲要,水步连阵相结,世祖命将军刘澄、蒋元举率众攻龛,龛军大败,窘急,因 请降。东扬州刺史张彪起兵围临海太守王怀振,怀振遣使求救,世祖与周文育轻兵 往会稽以掩彪。后彪将沈泰开门纳世祖,世祖尽收其部曲家累,彪至,又破走,若 邪村民斩彪,传其首。以功授持节、都督会稽等十郡诸军事、宣毅将军、会稽太守。 山越深险,皆不宾附,世祖分命讨击,悉平之,威惠大振。高祖受禅,立为临川郡 王,邑二千户,拜侍中、安东将军。及周文育、侯安都败于沌口,高祖诏世祖入卫, 军储戎备,皆以委焉。寻命率兵城南皖。

  永定三年六月丙午,高祖崩,遗诏征世祖入纂。甲寅,至自南皖,入居中书省。 皇后令曰:“昊天不吊,上玄降祸。大行皇帝奄捐万国,率土哀号,普天如丧,穷 酷烦冤,无所迨及。诸孤藐尔,反国无期,须立长主,以宁宇县。侍中、安东将军、 临川王蒨,体自景皇,属惟犹子。建殊功于牧野,敷盛业于戡黎,纳麓时叙之辰, 负扆乘机之日,并佐时雍,是同草创,祧祏所系,遐迩宅心,宜奉大宗,嗣膺宝录, 使七庙有奉,兆民宁晏。未亡人假延馀息,婴此百罹,寻绎缠绵,兴言感绝。”世 祖固让,至于再三,群公卿士固请,其日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诏曰:“上天降祸, 奄集邦家,大行皇帝背离万国,率土崩心,若丧考妣。龙图宝历,眇属朕躬,运钟 扰攘,事切机务,南面须主,西让礼轻,令便式膺景命,光宅四海。可大赦天下, 罪无轻重,悉皆荡涤。逋租宿债,吏民愆负,可勿复收。文武内外,量加爵叙。孝 悌力田为父后者,赐爵一级。庶祗畏在心,公卿毕力,胜残去杀,无待百年。兴言 号哽,深增恸绝。”又诏州郡悉停奔赴。秋七月丙辰,尊皇后为皇太后,己未,以 镇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广州刺史欧阳頠进号征南将军,平南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周迪进号镇南将军,平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高州刺史黄法抃进号安南将军。 庚申,以镇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桂州刺史淳于量进号征南大将军。辛酉,以 侍中、车骑将军、司空侯瑱为太尉,镇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豫州刺史侯安都 为司空,侍中、中权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王冲为特进、左光禄大夫,镇北将军、南 徐州刺史徐度为侍中、中抚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壬戌,以侍中、护军将军徐世 谱为特进、安右将军;侍中、忠武将军杜棱为领军将军。乙丑,重云殿灾。八月癸 巳,以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留异为安南将军、缙州刺史,平南将军、北江州刺史 鲁悉达进号安左将军。庚戌,封皇子伯茂为始兴王,奉昭烈王后。徙封始兴嗣王顼 为安成王。九月辛酉,立皇子伯宗为皇太子,王公以下赐帛各有差。乙亥,立妃沈 氏为皇后。冬十一月乙卯,王琳寇大雷,诏遣太尉侯瑱、司空侯安都、仪同徐度率 众以御之。

  天嘉元年春正月癸丑,诏曰:“朕以寡昧,嗣纂洪业,哀茕在疚,治道弗昭, 仰惟前德,幽显遐畅,恭己不言,庶几无改。虽宏图懋轨,日月方弘,而清庙廓然, 圣灵浸远,感寻永往,瞻言罔极。今四象运周,三元告献,华夷胥洎,玉帛骏奔, 思覃遗泽,播之亿兆。其大赦天下。改永定四年为天嘉元年。鳏寡孤独不能自存立 者,赐谷人五斛。孝悌力田殊行异等,加爵一级。”甲寅,分遣使者宣劳四方。辛 酉,舆驾亲祠南郊,诏曰:“朕式飨上玄,虔奉牲玉,高禋礼毕,诚敬兼弘。且阴 霾浃辰,褰霁在日,云物韶朗,风景清和,庆动人祇,忭流庶俗,思俾黎元,同此 多祐。可赐民爵一级。”辛未,舆驾亲祠北郊。日有冠。二月辛卯,老人星见。乙 未,高州刺史纪机自军叛还宣城,据郡以应王琳,泾令贺当迁讨平之。丙申,太尉 侯瑱败王琳于梁山,攻齐兵于博望,生擒齐将刘伯球,尽收其资储船舰,俘馘以万 计,王琳及其主萧庄奔于齐。戊戌,诏曰:“夫五运递来,三灵眷命,皇王因之改 创,殷、周所以乐推。朕统历承基,丕隆鼎运,期理攸属,数祚斯在,岂侥幸所至, 宁卜祝可求。故知神器之重,必在符命。是以逐鹿贻讥,断蛇定业,乱臣贼子,异 世同尤。王琳识暗挈瓶,智惭卫足,干纪乱常,自贻颠沛,而缙绅君子,多被絷维, 虽泾渭合流,兰鲍同肆,求之厥理,或有胁从。今九罭既设,八纮斯掩,天网恢恢, 吞舟是漏。至如伏波游说,永作汉蕃,延寿脱归,终为魏守,器改秦、虞,材通晋、 楚,行藏用舍,亦岂有恒,宜加宽仁,以彰雷作。其衣冠士族,预在凶党,悉皆原 宥;将帅战兵,亦同肆眚,并随才铨引,庶收力用。”又诏师旅以来,将士死王事 者,并加赠谥。己亥,诏曰:“日者凶渠肆虐,众军进讨,舟舰输积,权倩民丁, 师出经时,役劳日久。今气昆廓清,宜有甄被。可蠲复丁身。夫妻三年,于役不幸 者,复其妻子。”庚子,分遣使者赍玺书宣劳四方。乙巳,遣太尉侯瑱镇湓城。庚 戌,以高祖第六子昌为骠骑将军、湘州牧,立为衡阳王。三月丙辰,诏曰:“自丧 乱以来,十有馀载,编户凋亡,万不遗一,中原氓庶,盖云无几。顷者寇难仍接, 算敛繁多,且兴师已来,千金日费,府藏虚竭,杼轴岁空。近所置军资,本充戎备, 今元恶克殄,八表已康,兵戈静戢,息肩方在,思俾馀黎,陶此宽赋,今岁军粮通 减三分之一。尚书申下四方,称朕哀矜之意。守宰明加劝课,务急农桑,庶鼓腹含 哺,复在兹日。”萧庄所署郢州刺史孙瑒举州内附。丁巳,江州刺史周迪平南中, 斩贼率熊昙朗,传首京师。先是,齐军守鲁山城,戊午,齐军弃城走,诏南豫州刺 史程灵洗守之。甲子,分荆州之天门、义阳、南平,郢州之武陵四郡,置武州。其 刺史督沅州,领武陵太守,治武陵郡。其都尉所部六县为沅州。别置通宁郡,以刺 史领太守,治都尉城,省旧都尉。以安南将军、南兗州刺史、新除右卫将军吴明彻 为安西将军、武州刺史,伪郢州刺史孙瑒为安南将军、湘州刺史。丙子,衡阳王昌 薨。丁丑,诏曰:“萧庄伪署文武官属还朝者,量加录序。”夏四月丁亥,立皇子 伯信为衡阳王,奉献王后。乙未,以安南将军荀朗为安北将军、合州刺史。五月乙 卯,改桂阳之汝城县为庐阳郡。分衡州之始兴、安远二郡,置东衡州。六月辛巳, 改谥皇祖妣景安皇后曰景文皇后。壬辰,诏曰:“梁孝元遭离多难,灵榇播越,朕 昔经北面,有异常伦,遣使迎接,以次近路。江宁既有旧茔,宜即安卜,车旗礼章, 悉用梁典,依魏葬汉献帝故事。”甲午,追策故始兴昭烈王妃曰孝妃。丁酉,以开 府仪同三司徐度为侍中、中军将军。辛丑,国哀周忌,上临于太极前殿,百僚陪哭。 赦京师殊死已下。是月,葬梁元帝于江宁。秋七月甲寅,诏曰:“朕以眇身,属当 大宝,负荷至重,忧责实深,而庶绩未康,胥怨犹结,伫咨贤良,发于梦想,每有 一言入听,片善可求,何尝不褒奖抽扬,缄书绅带。而傅岩虚往,穹谷尚淹,蒲币 空陈,旌弓不至。岂当有乖则哲,使草泽遗才?将时运浇流,今不逮古?侧食长怀, 寝兴增叹。新安太守陆山才有启,荐梁前征西从事中郎萧策,梁前尚书中兵郎王暹, 并世胄清华,羽仪著族,或文史足用,或孝德可称,并宜登之朝序,擢以不次。王 公已下,其各进举贤良,申荐沦屈,庶众才必萃,大厦可成,使《棫朴》载歌, 《由庚》在咏。”乙卯,诏曰:“自顷丧乱,编户播迁,言念馀黎,良可哀惕。其 亡乡失土,逐食流移者,今年内随其适乐,来岁不问侨旧,悉令著籍,同土断之例。” 丙辰,立皇子伯山为鄱阳王。八月庚辰,老人星见。壬午,诏曰:“菽粟之贵,重 于珠玉。自顷寇戎,游手者众,民失分地之业,士有佩犊之讥。朕哀矜黔庶,念康 弊俗,思俾阻饥,方存富教。麦之为用,要切斯甚,今九秋在节,万实可收,其班 宣远近,并令播种。守宰亲临劝课,务使及时。其有尤贫,量给种子。”癸未,世 祖临景阳殿听讼。戊子,诏曰:“汙罇土鼓,诚则难追,画卵雕薪,或可易革。梁 氏末运,奢丽已甚,刍豢厌于胥史,歌钟列于管库,土木被硃丹之采,车马饰金玉 之珍,逐欲浇流,迁讹遂远。朕自诸生,颇为内足,而家敦朴素,室靡浮华,观览 时俗,常所扼腕。今妄假时乘,临驭区极,属当沦季,思闻治道,菲食卑宫,自安 俭陋,俾兹薄俗,获反淳风。维雕镂淫饰,非兵器及国容所须,金银珠玉,衣服杂 玩,悉皆禁断。”甲午,周将贺若敦率马步一万,奄至武陵,武州刺史吴明彻不能 拒,引军还巴陵。丁酉,上幸正阳堂阅武。九月癸丑,彗星见。乙卯,周将独孤盛 领水军将趣巴、湘,与贺若敦水陆俱进,太尉侯瑱自寻阳往御之。辛酉,遣仪同徐 度率众会瑱于巴丘。丙子,太白昼见。丁丑,诏侯瑱众军进讨巴、湘。十月癸巳, 侯瑱袭破独孤盛于杨叶洲,尽获其船舰,盛收兵登岸,筑城以保之。丁酉,诏司空 侯安都率众会侯瑱南讨。十二月乙未,诏曰:“古者春夏二气,不决重罪。盖以阳 和布泽,天秩是弘,宽网省刑,义符含育,前王所以则天象地,立法垂训者也。朕 属当浇季,思求民瘼,哀矜恻隐,念甚纳隍,常欲式遵旧轨,用长风化。自今孟春 讫于夏首,罪人大辟事已款者,宜且申停。”己亥,周巴陵城主尉迟宪降,遣巴州 刺史侯安鼎守之。庚子,独孤盛将馀众自杨叶州潜遁。

  二年春正月庚戌,大赦天下。以云麾将军、晋陵太守杜棱为侍中、领军将军。 辛亥,以始兴王伯茂为宣惠将军、扬州刺史。乙卯,合州刺史裴景徽奔于齐。辛未, 周湘州城主殷亮降,湘州平。二月丙戌,以太尉侯瑱为车骑将军、湘州刺史。庚寅, 曲赦、湘州诸郡。三月乙卯,太尉、车骑将军、湘州刺史侯瑱薨。丁丑,以镇东将 军、会稽太守徐度为镇南将军、湘州刺史。夏四月,分荆州之南平、宜都、罗、河 东四郡,置南荆州,镇河东郡。以安西将军、武州刺史吴明彻为南荆州刺史。庚寅, 以安左将军鲁悉达为安南将军、吴州刺史。辛卯,老人星见。秋七月丙午,周将贺 若敦自拔遁归,人畜死者十七八。武陵、天门、南平、义阳、河东、宜都郡悉平。 九月甲寅,诏曰:“姬业方阐,望载渭滨,汉历既融,道通圮上。若乃摛精辰宿, 降灵惟岳,风云有感,梦寐是求,斯固舟楫盐梅,递相表里,长世建国,罔或不然。 至于铭德太常,从祀清庙,以贻厥后来,垂诸不朽者也。前皇经济区宇,裁成品物, 灵贶式甄,光膺宝命,虽谟明浚发,幽显协从,亦文武贤能,翼宣王业。故大司马、 骠骑大将军瑱,故司空文育,故平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僧明,故中护军颖,故领 军将军拟,或缔构艰难,经纶夷险;或摧锋冒刃,殉义遗生;或宣哲协规,绸缪帷 幄;或披荆汗马,终始勤劬;莫不罄诚悉力,屯泰以之。朕以寡昧,嗣膺丕绪,永 言勋烈,思弘典训,便可式遵故实,载扬盛轨,可并配食高祖庙庭,俾兹大猷,永 传宗祏。”丙辰,以侍中、中权将军、特进、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王冲为丹 阳尹;丹阳尹沈君理为左民尚书,领步兵校尉。冬十月乙巳,霍州西山蛮率部落内 属。十一月乙卯,高丽国遣使献方物。甲子,以武昌、国川为竟陵郡,以安流民。 十二月辛巳,以安东将军、吴郡太守孙瑒为中护军。甲申,立始兴国庙于京师,用 王者之礼。太子中庶子虞荔、御史中丞孔奂以国用不足,奏立煮海盐赋及榷酤之科, 诏并施行。先是,缙州刺史留异应于王琳等反,丙戌,诏司空侯安都率众讨之。

  三年春正月庚戌,设帷宫于南郊,币告胡公以配天。辛亥,舆驾亲祠南郊。诏 曰:“朕负荷宝图,亟回星琯,兢兢业业,庶几治定,而德化不孚,俗弊滋甚,永 言念之,无忘日夜。阳和布气,昭事上玄,躬奉牺玉,诚兼飨敬,思与黎元,被斯 宽惠,可普赐民爵一级,其孝悌力田,别加一等。”辛酉,舆驾亲祠北郊。闰二月 己酉,以百济王馀明为抚东大将军,高句骊王高汤为宁东将军。江州刺史周迪举兵 应留异,袭湓城,攻豫章郡,并不克。辛亥,以南荆州刺史吴明彻为安右将军。甲 子,改铸五铢钱。三月丙子,安成王顼至自周,诏授侍中、中书监中卫将军,置佐 史。丁丑,以安右将军吴明彻为安南将军、江州刺史,督众军南讨。甲申,大赦天 下。庚寅,司空侯安都破留异于桃支岭,异脱身奔晋安,东阳郡平。夏四月癸卯, 曲赦东阳郡。乙巳,齐遣使来聘。六月丙辰,以侍中、中卫将军安成王顼为骠骑将 军、扬州刺史。以会稽、东阳、临海、永嘉、新安、新宁、晋安、建安八郡置东扬 州。以扬州刺史始兴王伯茂为镇东将军、东扬州刺史,征北将军、司空、南徐州刺 史侯安都为侍中、征北大将军。秋七月己丑,皇太子纳妃王氏。在位文武赐帛各有 差,孝悌力田为父后者赐爵二级。九月戊辰朔,日有食之。以侍中、都官尚书到仲 举为尚书右仆射、丹阳尹。丁亥,周迪请降,诏安成王顼督众军以招纳之。是岁, 周所立梁王萧詧死,子岿代立。

  四年春正月丙子,干陀利国遣使献方物。甲申,周迪弃城走,闽州刺史陈宝应 纳之,临川郡平。壬辰,以平西将军、郢州刺史章昭达为护军将军,仁武将军、新 州刺史华皎进号平南将军,镇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高州刺史黄法抃为镇北大将 军、南徐州刺史,安西将军、领临川太守周敷为南豫州刺史,中护军孙瑒为镇右将 军。罢高州隶入江州。二月戊戌,征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广州刺史欧阳頠进号 征南大将军。庚戌,以侍中、司空、征北大将军侯安都为征南大将军、江州刺史。 庚申,以平南将军华皎为南湘州刺史。三月辛未,以镇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徐度 为侍中、中军大将军。辛巳,诏赠讨周迪将士死王事者。夏四月辛丑,设无珝大会 于太极前殿。乙卯,以侍中、中书监、中卫将军、骠骑将军、扬州刺史安成王顼为 开府仪同三司。五月丁卯,安前将军、右光禄大夫徐世谱卒。六月癸巳,太白昼见。 司空侯安都赐死。七月丁丑,以镇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黄法甗为 镇南大将军、江州刺史。九月壬戌,开府仪同三司、广州刺史欧阳頠薨。癸亥,曲 赦京师。辛未,周迪复寇临川,诏护军章昭达率众讨之。十一月辛酉,章昭达大破 周迪,悉擒其党与,迪脱身潜窜。十二月丙申,大赦天下。诏护军将军章昭达进军 建安,以讨陈宝应。信威将军、益州刺史余孝顷督会稽、东阳、临海、永嘉诸军自 东道会之。癸丑,以前安南将军、江州刺史吴明彻为镇前将军。

  五年春正月庚辰,以吏部尚书、领右军将军袁枢为丹阳尹。辛巳,舆驾亲祠北 郊。乙酉,江州湓城火,烧死者二百馀人。三月丁丑,以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桂州刺史淳于量为中抚军大将军。壬午,诏以故护军将军周铁虎配食高祖庙庭。 夏四月庚子,周遣使来聘。五月庚午,罢南丹阳郡。是月,周、齐并遣使来聘。六 月丁未,夜,有白气两道,出于北斗东南,属地。秋七月丁丑,诏曰:“朕以寡昧, 属当负重,星籥亟改,冕旒弗旷,不能仰协璇衡,用调玉烛,傍慰苍生,以安黔首。 兵无宁岁,民乏有年,移风之道未弘,习俗之患犹在,致令氓多触网,吏繁笔削, 狱犴滋章,虽由物犯,囹圄淹滞,亦或有冤。念俾纳隍,载劳负扆,加以肤凑不适, 摄卫有亏,比获微痊,思覃宽惠,可曲赦京师。”九月,城西城。冬十一月丁亥, 以左卫将军程灵洗为中护军。己丑,章昭达破陈宝应于建安,擒宝应、留异,送京 师,晋安郡平。甲辰,以护军将军章昭达为镇前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十二月甲子, 曲赦建安、晋安二郡。讨陈宝应将士死王事者,并给棺槥,送还本乡,并复其家。 疮痍未瘳者,给其医药。癸未,齐遣使来聘。

  六年春正月甲午,皇太子加元服,王公以下赐帛各有差,孝悌力田为父后者赐 爵一级,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谷人五斛。庚戌,以领军将军杜棱为翊左将军、丹阳 尹,丹阳尹袁枢为吏部尚书,卫尉卿沈钦为中领军。三月乙未,诏侯景以来遭乱移 在建安、晋安、义安郡者,并许还本土,其被略为奴婢者,释为良民。夏四月甲寅, 以侍中、中书监、中卫将军、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安成王顼为司空。 辛酉,有彗星见。周遣使来聘。秋七月癸未,大风至自西南,广百馀步,激坏灵台 候楼。甲申,仪贤堂无故自坏。丙戌,临川太守骆文牙斩周迪,传首京师,枭于硃 雀航。丁酉,太白昼见。八月丁丑,诏曰:“梁室多故,祸乱相寻,兵甲纷纭,十 年不解,不逞之徒虐流生气,无赖之属暴及徂魂。江左肇基,王者攸宅,金行水位 之主,木运火德之君,时更四代,岁逾二百。若其经纶王业,缙绅民望,忠臣孝子, 何世无才,而零落山丘,变移陵谷,或皆剪伐,莫不侵残。玉杯得于民间,漆简传 于世载,无复五株之树,罕见千年之表。自大祚光启,恭惟揖让,爰暨朕躬,聿修 祖武,虽复旂旗服色,犹行杞、宋之邦,每车驾巡游,眇瞻河、雒之路,故乔山之 祀,蘋藻弗亏,骊山之坟,松柏恒守。唯戚籓旧垄,士子故茔,掩殣未周,樵牧犹 众。或亲属流隶,负土无期,子孙冥灭,手植何寄。汉高留连于无忌,宋祖惆怅于 子房,丘墓生哀,性灵共恻者也。朕所以兴言永日,思慰幽泉。维前代王侯,自古 忠烈,坟冢被发绝无后者,可检行修治,墓中树木,勿得樵采,庶幽显咸畅,称朕 意焉。”己卯,立皇子伯固为新安郡王,伯恭为晋安王,伯仁为庐陵王,伯义为江 夏王。九月癸未,罢豫章郡。是月,新作大航。冬十月辛亥,齐遣使来聘。十二月 乙卯,立皇子伯礼为武陵王。丁巳,以镇前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章昭达为镇南将军、 江州刺史,镇南大将军、江州刺史黄法抃为中卫大将军,中护军程灵洗为宣毅将军、 郢州刺史,军师将军、郢州刺史沈恪为中护军,镇东将军、吴兴太守吴明彻为中领 军。戊午,以东中郎将、吴郡太守鄱阳王伯山为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癸亥,诏 曰:“朕自居民牧之重,托在王公之上,顾其寡昧,郁于治道。加以屡亏听览,事 多壅积,冤滞靡申,幽枉弗鉴。念兹罪隶,有甚纳隍。而惠泽未流,愆阳累月,今 岁序云暮,元正向肇,欲使幽圄之内,同被时和,可曲赦京师。”

  天康元年春二月丙子,诏曰:“朕以寡德,纂承洪绪,日昃劬劳,思弘景业, 而政道多昧,黎庶未康,兼疹患淹时,亢阳累月,百姓何咎,实由朕躬,念兹在兹, 痛如疾首。可大赦天下,改天嘉七年为天康元年。三月己卯,以骠骑将军、开府仪 同三司、扬州刺史、司空安成王顼为尚书令。夏四月乙卯,皇孙至泽生,在位文武 赐绢帛各有差,为父后者赐爵一级。癸酉,世祖疾甚。是日,崩于有觉殿。遗诏曰: “朕疾苦弥留,遂至不救,修短有命,夫复何言。但王业艰难,频岁军旅,生民多 弊,无忘愧惕。今方隅乃定,俗教未弘,便及大渐,以为遗恨。社稷任重,太子可 即君临,王侯将相,善相辅翊,内外协和,勿违朕意!山陵务存俭速。大敛竟,群 臣三日一临,公除之制,率依旧典。”六月甲子,群臣上谥曰文皇帝,庙号世祖。 丙寅,葬永宁陵。

  世祖起自艰难,知百姓疾苦。国家资用,务从俭约。常所调敛,事不获已者, 必咨嗟改色,若在诸身。主者奏决,妙识真伪,下不容奸,人知自励矣。一夜内刺 闺取外事分判者,前后相续。每鸡人伺漏,传更签于殿中,乃敕送者必投签于阶石 之上,令枪然有声,云“吾虽眠,亦令惊觉也”。始终梗概,若此者多焉。

  陈吏部尚书姚察曰:世称继体守文,宗枝承统,得失之间,盖亦祥矣。大抵以 奉而勿坠为贤能,挠而易之为不肖;其有光扬前轨,克荷曾构,固以少焉。世祖自 初发迹,功庸显著,宁乱静寇,首佐大业。及国祸奄臻,入承宝祚,兢兢业业,其 若驭朽,加以崇尚儒术,爱悦文义,见善如弗及,用人如由己,恭俭以御身,勤劳 以济物,自昔允文允武之君,东征西怨之后,宾实之迹,可为联类。至于杖聪明, 用鉴识,斯则永平之政,前史其论诸。

上一章』『陈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陈书 本纪卷三译文

世祖文皇帝名蒨,字子华,是始兴昭烈王的长子。青年时期就沉稳机敏有胆识气度,仪容秀美,研读经史,举止大方高雅,行为符合礼教法度。高祖很宠爱他,常说“这孩子是我家门的优秀人物”。梁太清…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lwhjxx.com/bookview_6932.html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